湘味的菜谱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土豆粉的做法大全 > 正文内容

体育明星的励志故事

来源:湘味的菜谱   时间: 2019-04-15

  每一个体育明星都是一步一步的走来的,来看看他们的励志故事,从而激励自己吧,下面是学习啦小编给大家整理的体育明星的励志故事,供大家参阅!

  1996年,刚刚二十岁出头的刘国梁,初露锋芒,在当年刚刚结束的中国乒协杯赛上,与孔令辉合作,夺得男子双打冠军,个人也勇夺男子单打第三名。之后,他顺利成为备战第26届亚特兰奥运会的国家乒乓球队男运动员之一,与孔令辉、王涛和丁松一起进行刻苦的备战训练。那时,他心气极高,对未来充满自信,渴望在奥运会上一展身手。

  然而,和同期的队友相比,当时的刘国梁成绩并不是最好的。那时,王涛是25届奥运会冠军,而年仅二十岁的孔令辉,在1995年第43届世乒赛刚刚夺得男单冠军,是新科状元。在众人眼里,似乎只有丁松和他站在一个起跑线上。

  正式参赛的乒乓球男运动员名额只有三个,名单还没有定下来,鹿死谁手,一时还很难预料。大家都在下面暗暗较劲,拼命地训练着。他和丁松暗下里的竞争就尤为激烈。

  一天,训练间隙,他到队友王涛家里玩。那天,王涛很神秘地递给他一张报纸。他没有多想就接过来,然后坐下来仔细地读起来。没过几分钟,他就蹙起眉头,显得有些不安。他心情沉重地盯着那份报纸上的一篇文章,一声不吭,反复地读。临走时,还悄悄地把那份报纸揣在身上带走了。

  从王涛家回来,昔日自信拼命的刘国梁,训练起来开始有些松懈和不自信了。可无论心中怎么难受,他始终没有向队友倾诉,更没有向教练问个明白。他就这样郁郁不安地坚持训练。

  问题很快暴露出来。不久后的一天,刘国梁参加了一场对外公开赛。他上去打第一轮,一上去就被打得稀里哗啦,淘汰出局了。坐在下面观战的蔡振华教练一场震惊。

  刘国梁败下阵来后,走到观众席,坐在蔡振华教练身边,默默无声看后面的比赛。这时,蔡振华看了他一眼,很是不解地问:“国梁,最近你是怎么了?今天怎么打成这样子?”刘国梁面无表情,没有正面回答,而是从乒乓球拍的板套中取出一份报纸,默默地递给蔡振华。蔡振华先是一愣,然后接过报纸仔细地阅读起来。读完后,他抬起头望着闷闷不乐的刘国梁,说了这么两句话:“你相信我会说这样的话吗?封闭训练期间,我是不接受媒体采访的。”说完后,蔡教练转身离去。这时,刘国梁才展开眉头。这些天压在他心里的石头终于落地了,他一片释然。

  丁宁出生在一个体育之家,父母以前都是黑龙江省队的专业运动员,爸爸搞速滑,妈妈打篮球。1985年,爸爸退役后到了大庆,在石油化工总厂改行做了材料员。两年后,妈妈追随爱情也来到这里,在厂里文体活动中心体育馆当篮球教练。1991年,他们的爱情结晶丁宁出世了,女儿遗传了父母的体育基因,不仅表现在运动天赋上,还包括一些运动员必备的性格,比如坚强、好强像妈妈,忍耐、大度像爸爸。妈妈在自己运动生涯最巅峰时。曾任黑龙江女篮队长,在场上担任组织后卫,那时她最大的理想就是打进国家林芝什么医院看癫痫队,然而腿伤将这一梦想无情地击碎。于是,女儿身上承载着妈妈未竟的梦想,在培养丁宁的道路上.妈妈更像是一个总舵手,始终把握着方向。

  丁宁的乒乓球之路是从妈妈单位业余乒乓球班开始的。最初只是想给从幼儿园放学的小丁宁找个玩的地方.顺便练练灵活性,妈妈打算等她再长高点,让她练篮球。可没想到女儿很快就迷恋上了小小银球,练了不到半年就成了那些孩子中打得最好的。既然女儿喜欢打球,妈妈就把她送到更正规一点的少年宫乒乓球班。到了那里才发现丁宁的水平实在业余,可练了一年,她又咸了那里打得最好的。老师说,无论从反应还是身体素质,丁宁都是块搞体育的料。本来就有意让女儿走体育这条路的妈妈开始认真地为她筹划未来。第一步就是送女儿到更专业一点的大庆体校,可当时体校教练拒绝了基本功不扎实、动作不规范的丁宁。随后的日子。妈妈依旧每周日带丁宁到少年宫打两个小时乒乓球。一次打比赛,在场上丁宁连喊带叫,那股天不怕地不怕的劲头让体校教练刮目相看。1997年,丁宁进入大庆体校。1998年在辽宁鞍山举办"娃娃杯"比赛,爸爸妈妈一起去观战。团体赛中丁宁打得一塌糊涂,妈妈就跟她说,如果你这么打,以后就别打球了。一听说不让自己打球,小丁宁哇地一声就哭了。看到妈妈不像在跟自己开玩笑,她便一边抹眼泪一边表态说:"如果这次单打真打不好,我就不打球去上学。"在单打比赛中,丁宁势如破竹,一路闯进决赛。她决赛的对手在此前的团体赛中。丁宁已连输两次,可在女单决赛中,丁宁笑到了最后。看到孩子如此喜欢乒乓球,比赛中感觉又好,父母终于下决心让女儿走上了乒乓球之略。

  搞了二十几年体育,妈妈深谙"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的道理。尽管她视丁宁为掌上明珠,在吃穿止,只要条件允许都会给女儿最好的。但在训练上,妈妈却从来不惯着丁宁。有时训练中丁宁动作过大,摔倒或磕碰,妈妈即使正在边上坐着看训练,也会装作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更不用说上去扶她。"女孩嘛,如果你上去一扶,肯定贴你怀里,这疼那疼,一上午的球不用练了。"所以,丁宁似乎也习惯了妈妈的"冷酷",每当这种情况,她都会自己起来继续训练。在妈妈记忆中,印象最深的一次是丁宁在大庆体校训练时挥拍子砸到了眉骨,当时就裂开一个口子,血顺着流下来,教练赶忙把她送到医务室。可妈妈赶到后,并没有接丁宁回家,而是让她坚持完成训练。听到女儿跟其他队员说:"在打球上,我妈可狠了。别想得到她的同情,练球最重要。"妈妈心里涌上一阵酸楚,"我怎么能不心疼呢?我是疼在心里,但不会表露出来。我当过运动员,本身就比较坚强,我告诉自己:必须挺住。如果我挺不住,孩子怎么办,"

  周围朋友都说,为了让女儿练球,丁宁妈简直"走火入魔"了。妈妈不会打乒乓球,但她买了一袋子球,想着只要把球发过去,能让丁宁打一下就行。一次,为了让丁宁多练一个小时,妈妈陪她去球馆。当时球馆里一片漆黑,妈妈摸黑找到电闸,跟拽着自己衣角的丁宁说,你往外站,便伸手推闸。等灯亮了,她才发现球馆刚装修完的墙壁上有很多电线还裸露在外面,一下子腿全身发紫,过了一会又醒过来了,这是怎么回事?都软了,至今想起来仍觉得后怕。可推闸的那一霎那,妈妈满脑子想的都是"我要让女儿练球"。为了拢人陪丁宁练球,妈妈那些会打球的同学几乎让她找了个遍。这么多年,她放弃了很多工作机会,安心做篮球教练,也是冲着时间自由,可以更好照顾女儿。"其实,孩子开始学东西时,不在于孩子坚持,而是家长能否坚持住。任何小孩学东西时间一长,都会感觉腻味,想退缩,丁宁也有过。我记得刚到少年宫打球时,因为教练太厉害,她就不想去,我说老师会到家里找你,有一次她跟我说,咱们躲到假山后面去,别回家,这样教练就找不到我了。我相信,每个孩子身上都有闪光点,关键要看如何去挖掘。有些孩子学东西容易半途而废,再加上家长随便孩子自己,久而久之他们一旦遇到困难,就只会退缩,这样学什么都学不成。"妈妈说。

  后来,在体校同一年龄组甚至大一点年龄组的男女孩中,丁宁都打第一。人往高处走,既然给女儿选择了体育这条路,下一个目标便是黑龙江省队。可当时丁宁只有8岁,省队从来没招过这么小的孩子。那时候,妈妈想如果交点钱能让孩子练,她都愿意。但最终没能成行。省队教练劝她说,现在孩子太小,你别太着急。可成功永远不是等来的,要靠自己去争取。妈妈深知:如果现在不能让女儿在一个更高水平的环境下训练,她会停止进步,将来可能会多走一些弯路。"当时身边也有些打球孩子的家长跟我说,你觉得你家丁宁在黑龙江算不错的,可到了辽宁就会有种自卑感,那边打球好的孩子太多了。我就有种不服气的感觉,在我心里丁宁就是最棒的。"1999年底到2000年初全国优秀苗子集训,妈妈抱着长见识、开阔视野的目的,带着丁宁自费去辽宁参加集训,在那里待了整整一个月,她仍然想方设法地找人陪丁宁练球。东北的冬天天寒地冻,为了让丁宁多练几次球,妈妈每晚都会接送她到练球的地方,那份辛苦至今仍历历在目。

  丁宁在比赛中旺盛的斗志和气势让很多教练颇为欣赏,其中就包括北京什刹海体校的甄九祥教练,他同样被丁宁妈妈的执著感动,便建议孩子考什刹海。 "运动员打到一定程度,就必须往上走。早就听说什刹海体校好,既然进不了省队,我就想让丁宁试着考考什海。"在决定去北京前,丁宁还在辽宁省队训练了一个星期。"当肘女队主教练谷振江挺喜欢丁宁的,开玩笑说辽宁孩子走了很多,我们也要引进‘外援’丁宁就留在辽宁吧。其实,辽宁并不缺左手,而且很多跟丁宁年龄相当的孩子水平都不在她之下,但我始终觉得谷教练的话是对丁宁的一种肯定。"因为机会来之不易,便格外珍惜。在辽宁省队训练的那一个星期里,妈妈陪丁宁从早晨8点一直练到中年,在楼下小卖部买袋牛奶和面包,就算解决了午饭,然后下午接着练。一天训练下来,丁宁累得都走不动路,妈妈就背着她一步步往回走。有时看着在自己背上熟睡的女儿,妈妈会默默流泪。

  带丁宁去考什刹海前,很多人都问过妈妈同一个问题:"这么小的孩子,你舍得把她一个人扔在那么远的地方吗?"妈妈的回答是:"我自己本身是搞体育的,我相信我有这样的承受能力,既然孩子走上体育这条路,孩子和家长都必须学会承受治疗好的癫痫病医院体育带给他们的痛苦,不吃苦是不可能出成绩的。"

  当被告知丁宁可以留在什刹海,而且跟北京孩子一样交费时,妈妈激动得给朋友打了一圈电话,分享这一喜讯,没想到后面还有更好的机会等着丁宁。当时北京队也在招人,周树森、刘世旭和万芳芳都相中了这个充满灵气的孩子,在什刹海练了一天,丁宁就到了北京队,而且费用全免。"当时周指导非常大胆地在全国范围内招收各种打法的运动员,在那拨孩子中丁宁排倒数第二,可教练们都非常爱才,从丁宁第一天八队起,就在她身上倾注心血。当时万芳芳教练刚从浙江调到北京,手里就丁宁一个队员,就像管自己的孩子一样。"这样,10岁的丁宁就离开了大庆的家,在北京队开始了自己的乒乓生涯。

  你只看到了林丹的成功,但是你不知道他曾摔坏多少球拍。

  狭路相逢勇者胜。台上一分钟,台下十年功。

  每个人都有可能被击败,但并不是所有人都会被超越。

  可能很多人会为我的18个世界冠军感到骄傲,也会觉得特别了不起,其实我自己最看重的是我的第一个世界冠军——2004年的汤姆斯杯。在印尼的雅加达,当时的成员里有我、鲍春来等一批1983年出生的年轻运动员。所以当时我非常激动,也非常骄傲,我觉得,至少我从5岁开始练羽毛球没有白练。但从那以后,我开始觉得压力越来越大,因为有很多人对我的要求越来越高。

  2004年的雅典奥运会,我相信大家都知道我很遗憾地第一轮就出局了。在雅典的21天,是我人生中最痛苦的21天,因为第一天比赛结束还要拿着摄像机去给我的队友摄像。其实当时我很想回国,也提出了这样的要求,但是队伍不同意。

  输球的第一天晚上,我印象非常深,我几乎是回了一个晚上的短信告诉所有朋友——“你们放心我会很好很好”,其实我一点儿都不好。让我最难受的是我不知道要怎么面对关心我的人,甚至我的父母。坐飞机回国时我又特别害怕,很希望自己能够在一瞬间就回到房间,让所有人都看不到我。

  也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我把目标放到2008年的奥运会上。2007年的上半年,我觉得自己好像变成了另外一个人,很难听进别人给我的意见。因为那个时候,我要保证足够的自信,不想太多人说我这个不好那个不好。同时又害怕自己在2008年那一刻来临时,完成不了大家对我的期望。

  印象最深的是每天的训练中,我摔断了无数的球拍,因为觉得压力太大了。2008年即将来临时,我觉得自己从来没有那么紧张过,睡不好,吃饭时也会一直想着我的球或者对手。

  从进奥运村开始我就有点封闭自己,不接受任何媒体的采访。可能在当时很多人都会觉得林丹是一个非常非常难搞定的人,而且非常有脾气,非常有个性。其实,我只能找到这种方法让自己专心比赛。

  2008年的奥运会,真的是改变了我的一生。但有一点点让我感到伤心的,那就是所有人都把目光放在了决赛上——我跟李癫痫病能检查出吗宗伟的比赛。所有人都只看到了我最后一个扣杀,李宗伟没有接起来,我振臂欢呼拿了冠军。但没有人知道,在过去的半年、一年里我摔坏了多少球拍,发了多少火,甚至跟教练吵架,都是为了2008年赛场上的最后那一个球。

  经过这样的磨炼,拿到冠军以后,到了2012年,我反而觉得我可以允许自己失败,但只有一点要求——你李宗伟想拿走这枚金牌没那么容易。

  2012年蝉联奥运会冠军后,我休息了6个多月。广州世锦赛时,一个记者说:“现在所有人都觉得你不是最好的了。”我听到这话时,有一些难受甚至愤怒。我只想跟他讲——每个人都有可能被击败,但并不是所有人都会被超越。即便离开赛场6个多月,我依然有能力回去给任何对手制造很大的麻烦。其实很少人知道,离开后我每天都在训练。参加活动、拍广告甚至去度假,我都带着自己的体能教练。

  从2000年6月份进入国家队到现在,我的职业生涯已有14年了,经历了3届奥运会、4届亚运会和无数大大小小的比赛。我很感谢这个职业,因为它教会了我很多。

  你们除了看到我以外,也可以看到我的对手李宗伟,我不觉得他是失败的。他通过努力让很多人也认可他,我觉得这就足够了。金牌只是一种标准,不能够代表所有。有时我也会向李宗伟学习,我会想他输给了我这么多次重要比赛,为什么还能够放下一切,继续跟我再拼一次重要比赛。我为什么不能做到?难道我一定要背着所有的金牌跟他比赛吗?
 

体育明星的励志故事相关文章:

1.

2.

3.

4.

5.

北京军海癫痫医院
推荐阅读
本类最新

© ys.ebpin.com  湘味的菜谱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